<small id='fwswn'></small><noframes id='fwswn'>

  • <tfoot id='fwswn'></tfoot>

      <legend id='fwswn'><style id='fwswn'><dir id='fwswn'><q id='fwswn'></q></dir></style></legend>
      <i id='fwswn'><tr id='fwswn'><dt id='fwswn'><q id='fwswn'><span id='fwswn'><b id='fwswn'><form id='fwswn'><ins id='fwswn'></ins><ul id='fwswn'></ul><sub id='fwswn'></sub></form><legend id='fwswn'></legend><bdo id='fwswn'><pre id='fwswn'><center id='fwswn'></center></pre></bdo></b><th id='fwswn'></th></span></q></dt></tr></i><div id='fwswn'><tfoot id='fwswn'></tfoot><dl id='fwswn'><fieldset id='fwswn'></fieldset></dl></div>

          <bdo id='fwswn'></bdo><ul id='fwswn'></ul>

          1. <li id='fwswn'><abbr id='fwswn'></abbr></li>
          2. 龙南旅游文化节
            石城

            新华快讯:

            • 江西安福“夫妻古银杏”惊艳深山 深秋叶落金黄
            • 鄱阳湖水域面积缩水80% 向长江补水近80亿立方米
            • 昌赣高铁等4条线路纳入国家铁路“十三五”规划
            • 别信!网络刷单赚大钱原是忽悠 已经有多人中招
            • 保障租购同权 江西出台措施加快住房租赁市场发展
            • 昌赣高铁万米隧道成功贯通 全线控制性工程完成
            新华网江西 > 正文
            2018/ 01
            16
            15:47:48
            诗歌需要食指 也离不开余秀华
            本文来源: 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: 戴艳
            打印本页
            摘要 这两位没有交集的诗人一同成为了舆论的焦点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诗人食指,是朦胧诗派的“开山鼻祖”,其代表作《相信未来》《这是四点零八分的北京》在中国文学史上留下了浓重的一笔。诗人余秀华,虽因脑瘫行动不便,却凭借创作才华一鸣惊人,她的《月光落在左手上》销量突破10万册,成为近年来中国销量排在前列的诗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两位诗人都是中国诗坛上的优秀代表,但两人之间却一直没有什么交集。然而,最近食指对余秀华公开发表的一番批评,却让这两位没有交集的诗人一同成为了舆论的焦点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1月13日,一段食指在新书发布会上的发言视频被曝光。在这段视频里,食指将批评的矛头直指余秀华,称她的理想生活就是喝喝咖啡、看看书、聊聊天,对人类的命运、祖国的未来、农民生活的痛苦等宏大命题视而不见。他还说,评论界捧红余秀华是“不对历史负责”的表现。言辞极其激烈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视频曝光后不久,余秀华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对这些批评进行了回应,她表示自己从来不觉得农民生活痛苦,并反问道:“人们向往田园生活,凭什么又鄙薄它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如何看待食指对余秀华的批评?对于关心诗歌与艺术的人来说,这个问题并不轻松。关心人类的命运、祖国的未来、底层的苦难,确实是诗人的使命之一。在这层意义上,食指的观点是有道理的,我们也需要食指这样的诗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然而,食指以这些宏大的主题来指责余秀华,却未必有道理。对余秀华及其作品的评论,不应脱离她的个人生活背景。她自小因脑瘫而饱尝生活苦难,向往自由的灵魂又与不自由的婚姻发生激烈的碰撞,她的前半生一直是在与坎坷命运的抗争中度过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在这样的背景之下,余秀华能写出那些打动人心的作品,凭借的正是她对生活美好一面的敏锐感触,以及强烈的个人特质。指责余秀华“不关心宏大命题”,是有些脱离实际的苛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余秀华曾在《我爱你》中写道:“巴巴地活着,每天打水,煮饭,按时吃药。阳光好的时候就把自己放进去,像放一块陈皮。”能够从这种单调乃至苦涩的生活中寻觅到诗意,足够体现余秀华的才能。在这种情况下,余秀华必然会对个人的生活体验更为敏感,“人类的命运、祖国的未来”并非她的侧重也情有可原。在文学批评中,同情与理解至关重要,食指对余秀华的批评之所以遭人诟病,就是因为缺乏对余秀华的同情与理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然而,这并不意味着食指说的就都是错的。在风云激荡的年代横空出世的食指,是一位拥有大情怀、大气魄的诗人,他将“人类的命运”等宏大叙事视为诗人的天职,是相当值得赞许的。理想主义本来就是大多数诗人的天性。食指提出这样的批评,本意未必是想针对余秀华,而更有可能是想表达对诗坛功利化、世俗化现象的不满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面对这场争论,我们没必要选边站队,互喷口水。多元化的文化价值,才是中国诗坛真正需要的东西。诗歌向来是海纳百川、兼容并包的,而中国文化也有这样的特点。中国诗歌需要食指们的伟大情操,也离不开余秀华们的天才笔触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食指为农民生活而担忧,余秀华却在回应中认为农民的生活并不痛苦,说明食指未必理解余秀华的内心世界。而余秀华也坦承,她没有读过食指的诗,更谈不上了解。诗歌创作也好、文化发展也罢,都离不开沟通与交流。积极对话、取长补短,不仅是两位诗人,也应该是整个中国文化界所坚持的原则。(李勤余)

    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    打开微信,使用底部的"发现",
            使用"扫一扫"即可把网页分享到朋友圈。
            扫描二维码查看手机版新闻
    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    010070290010000000000000011122031122267199